{title:樱花樱花想见你中文版} {artist:狂风桑} {author:屠杨} {meta: 原调: 1=D} {meta: 选调: 1=C} {meta: Capo=2} 也许[Am]是 因这现世[G]还不够残忍凉薄 [F]于是便有了诗[Am]作 ——「永夜[F]里的光;绝望中的[G]歌。」 与泪水轻契合 [Em]在那年教会你[Am]梦与活着 也许[Am]是 因上帝与[G]人类都生来寂寞 [F]于是我们相遇[Am]了 ——「指缝[F]间的暖;眼波中的[G]河。」 随心跳轻起落 [Em]你便懂了[Am]爱与执着 你曾问过[Am]: 「我会变成一个[G]更好的人吗[Am]?」 更加坚[Am]强 更加善[G]良 ——「你会[Am]啊。」 你[C]不像那一位春山点[G]墨的诗人 你[Am]只是披风戴雨俗[G]世人 太[F]碌碌无闻 悄[G]然度晨昏 一双眸[C]却比诗句动人 你[C]也非提剑披[G]甲的英雄 你[Am]只是洪荒剧场的落座[G]观众 哭[F]了或笑了 散场后还[G]要继续安稳过你[C]的人生 曾[C]有飞蛾想[G]拥抱太阳 [Am]拥抱一抹光芒 温[G]热中消亡 曾[F]有蝼蚁想穿越汪[G]洋 穿越整个天[C]地 看看最远的地[F]方 曾[F]有人类谈地久天[G]长 可聚散终有[C]期 世事总无[Am]常 [F]总有下个远方 [C]你抛却过往 [G]扛着回忆要孤身[E]奔往 这一[Am]生 需要徒手[G]攀过高山多少座 [F]才能凝结出魂[Am]魄 ——「充实[F]而纯粹;深邃而清[G]澈。」 如晦暗中烛火 [Em]饮冰卧雪亦[Am]散发光热 这一[Am]生 需要历经[G]多少场巨浪风波 [F]才能心尖造王[Am]国 ——「富饶[F]而安逸;盛大而静[G]默。」 置身边城荒漠 [Em]也有那无[Am]名花一朵 你曾问过[Am]: 「我会变成一个[G]更好的人吗[Am]?」 更加坚[Am]强 更加善[G]良 ——「你会[Am]啊。」 「[C]跌撞着也要狂奔; [G]哀嚎着也要生存; [Am]纵使灰飞烟灭亦留有余[G]温。」 疯狂[F]却孤勇 那是你[G]倦懒酣梦中最想成为[C]的人 「[C]逆境中也能微笑; [G]虚空中也能燃烧; [Am]纵使一无所有亦不忘骄傲。」 偏执[F]却温柔 那是你[G]生平未见仍向往的[C]面貌 曾[C]有雏鸟迎[G]狂风翱翔 [Am]沙石中奋勇振翅 一[G]路向南方 曾[F]有幼苗沐[G]暴雨成长 成就被惊雷点[C]亮 的最动人景[F]象 曾[F]有庸常碌碌的你[G]我 在千万人海[C]中 挺起了胸[Am]膛 [F]走过蜿蜒时光 [C]霜尘里回望 [G]还能道一句生而[E]不忘 你做[Am]过 吵的闹的[G]无声的旁人眼中 [F]最平凡无奇的[Am]梦 ——「太缱[F]绻难愈;太晦涩难[G]懂。」 似曾相识的虹 [Em]照你当年也[Am]护你前程 你爱[Am]过 百里千里[G]风尘里远行途中 [F]最相似家乡的[Am]城 ——「太难[F]以名状;太心绪翻[G]涌。」 抚过眉梢的风 [Emm]也抚平多少躁动 [F]莫名而终 若你[Am]曾片刻深[G]爱这乱世[F]浮生 便会[F]有人愿舍[G]身相陪共你[Am]疯[Em][Am][F][G][C]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也许[Am]是 因这现世[G]还不够残忍凉薄 [F]于是便有了诗[Am]作 ——「永夜[f]里的光;绝望中的[g]歌。」 与泪水轻契合 [Em]在那年教会你[Am]梦与活着 也许[Am]是 因上帝与[g]人类都生来寂寞 [F]于是我们相遇[Am]了 ——「指缝[F]间的暖;眼波中的[G]河。」 随心跳轻起落 [Em]你便懂了[Am]爱与执着 这一[Am]生 需要徒手[G]攀过高山多少座 [F]才能凝结出魂[Am]魄 ——「充实[F]而纯粹;深邃而清[G]澈。」 如晦暗中烛火 [Em]饮冰卧雪亦[Am]散发光热 这一[Am]生 需要历经[G]多少场巨浪风波 [F]才能心尖造王[Am]国 ——「富饶[F]而安逸;盛大而静[G]默。」 置身边城荒漠 [Em]也有那无[Am]名花一朵 你曾问过[Am]: 「我会变成一个[G]更好的人吗[Am]?」 更加坚[Am]强 更加善[G]良 ——「你会[Am]啊。」 「岁月不[Am]许,凡人追[G]悔。 你懂的[Am]啊。」
默途
内蒙古 赤峰
有谱度:1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