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meta: 原调: 1=C} {meta: 选调: 1=C} {meta: Capo=3} 前奏[C] [F] [G] [C] *2 两年[C]过去了 我还是[G]在住着 几十块[Am]一夜的旅[G]馆 那里[F]看不到太阳 只[G]听见隔壁女人的[C]娇喘 那声音[F]是在祈祷 自己[C]过的更好 或[Em]许也会乐在其[Am]中吧 可是回头[F]想一想 [G]我们还不是[C]一样 许多[C]的城市 在夜色[G]中退后 他们[Am]没有什么大不一[G]样 我就是[F]在这样的穿梭里 [G]渐渐消磨了期[C]待 最难熬[F]的时候 给爸爸[C]打个电话 他[Em]还是那么洒脱[Am]从容 只有我[F]知道他 过[G]得也不是太[C]好 我知道 [F]这不是贪图安稳[G]的时候 我已经[Em]透支许多年后的[Am]生活 唯一[F]让我感到救赎的是 [G]那个一如既往的[C]姑娘 可是[F]世界上最难[G]满足的 是[Em]女人的心[Am]脏 那里总[F]是有太多[G]想去的地[C]方 两年[C]过去了 朋友[G]多了许多 也[Am]失去了另一[G]些 我会在[F]热闹的酒桌上 [G]突然感觉到疲[C]惫 早已[F]忘记了是谁[G]告诉我 我们要[Em]不忘初衷地活[Am]着 可是人在[F]江湖里 一[G]切都太难[C]说 我知道 [F]这不是贪图安稳[G]的时候 我已经[Em]透支许多年后的[Am]生活 唯一[F]让我感到救赎的是 [G]那个一如既往的姑[C]娘 可是[F]世界上最难[G]满足的 是[Em]女人的心[Am]脏 那里总[F]是有太多[G]想去的地[C]方 我知道[F]这个年纪我总[G]会犯错 上帝的[Em]心很柔软 他一定会[Am]原谅我 只是[F]时间走得太快 [G]我还在盲目地[C]执着着 或许[F]世界上最难[G]满足的 是[Em]男人的欲[Am]望 可是谁[F]说 欲望这两个[G]字是贬义[G]的 可是谁[F]说 欲望这两个[G]字是贬义[C]的 {title:北京以南2} {artist:前冲} {author:乾铭}
乾铭
辽宁 沈阳
有谱度:7872